服務號公眾號
手機訪問
信息查詢
養殖商務網> 致富經> 正文
扎心媳婦三句話 憋屈老公喜得財
發布時間:2019-01-19 15:30:160

央視網消息:他有一個深愛卻總是讓他扎心的老婆。他剛大學畢業就年薪20萬,可他妻子卻說,喜歡創業的男人,不喜歡一個帶孩子,喜歡照顧家的男人,那樣的男人不需要。有這樣的妻子,老公何愁不放棄穩定的工作?可創業八年后,黃文博一次失手,虧光所有家產,他再堅持不下去了,可他等來的卻是妻子一句更扎心的話。他到底娶了一位什么樣的妻子?而他妻子又說了什么話,讓他抓住機會,4年間從負債200萬到年賣4000萬。看湖北隨州的的黃文博,如何從妻子的話里淘金!
 
黃文博:我們這個豬在聽音樂,聽的是現在最流行的,比較動感的歌。因為我們每天趕著它跑的時候就放這種,最有節奏感的歌,搖著尾巴跑得快一些。
趁著動感的音樂,跑在前面的豬一激動,大冬天的直接蹦進了游泳池。
黃文博:(這是)專門給豬建的游泳池,每天運動之后就下來洗個澡,夏天的時候一般滿池子里都是黑漆漆的。冬天的時候,(豬)跑熱的時候,也下去。
除了游泳,黃文博養的豬還是這樣的暴脾氣。
幾千頭豬散養在山坡上,個個都是打架高手。
黃文博:天天在外面跑,特別有野性,你看這里,豬耳朵上面,豬身上,全部都是打架打的。因為天天在外面運動,需要多鍛煉,經常這樣運動,打打架,更利于它們生長。
這些愛運動愛打架的豬就是黃文博養的梅花星豬。
記者:這是從里面抓的小豬崽嗎?
黃文博:對,你看,這是典型的梅花星豬。你看它這個耳朵,不是很大,豎立起來,然后最典型的就是這個白蹄子。
黃文博:你看,長得肥肥的,又健康,長得又好看,現在沒有寵物市場,要是有寵物市場的話,我們把它當寵物也挺好的。
在當地,黃文博是第一個大規模養殖梅花星豬的人,可真正讓人感到震驚的是他當下正在做的一件事——到農戶家收豬。
黃博文:你抓不住它的。
因為,在農戶眼里,按他收豬的方式根本賺不到錢。
 
王強(養殖戶):今年賣了一頭豬7元。
當地收購商只愿意出7元一斤的價格,一頭豬也才賺個2、300元,可黃文博卻每天以9元一斤的高價收豬,這讓農戶笑開了花。
現場:換了這么一大把錢,高興,爽快,感謝黃總。
黃文博一年要收3000多頭這樣的豬,按照他的方法,別人收這些豬得虧七八十萬元,而他不但不會虧,一年反而能賺500多萬元,那他憑什么能賺到那么多錢呢?
大家都覺得,黃文博以每斤9元的高價收豬,根本是虧本的買賣,可是在更多人眼里,黃文博干得最虧的事兒就是回家養豬。
黃文博在湖北隨州的農村長大,家里一直做種豬銷售生意,妻子小芬是黃文博高中就暗戀的女同學,到了大學苦追兩年才追到手,2005年黃文博從武漢科技大學畢業,進了一家銀行工作,一畢業年薪就二十萬,別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可這么好的工作,妻子小芬卻不樂意了。
劉芬(妻子):我喜歡什么樣的人?我喜歡那種在外面能創業,能做一番事業的人,我不一定喜歡小家子氣,在家帶孩子,然后能把自己家里照顧的很好的,我不需要的那樣的人,我跟他說。
聽了這話黃文博覺都睡不著,心一橫,二十萬年薪的工作不要,竟然要回農村養豬創業,父親知道后氣得火冒三丈。
 
黃前進(父親):我們本來全家高興不得了,巴不得找個最好的工作,這么好的工作不做,回來喂豬,那不行,堅決不行。
黃文博:當然我跟他們也表態了,我自己比較有信心能搞這個事。
父子倆誰也不讓誰,可就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黃文博的母親突然生病住院,父親天天跑醫院照顧老伴,只能把生意先交給黃文博。
黃文博馬上辦起了養豬場,可第二年行情突然下跌,同行都覺得父親的生意要被這小子敗光了,可黃文博算準行情提前賣了豬,竟然賺了30多萬元。
黃文博:肯定特別有信心,比別人預測這個市場更準確。
這下黃文博信心爆棚,覺得養白豬利潤太低,要干就干大的。2009年,他把養殖場擴建到200畝,從江蘇引進一千頭太湖黑豬,散養黑豬成本高風險也更大,但黃文博偏偏每次都能看準行情,年年賣豬都能賺錢,到2013年,銷售額已經達到300多萬元。
黃前進(父親):感到兒子青出于藍剩于藍,比我強的多,還是挺佩服兒子的,包括他爺爺奶奶,說比我還強的多。
豬場越做越大,妻子小芬也辭掉了職業中學老師的工作,回來幫著黃文博一塊兒干。2014年初,黃文博拍著胸脯跟妻子放話,今年行情肯定要大漲,可話剛說出口沒兩個月,黃文博就傻了眼,豬價一路跌到谷底,每斤賣不到5元,賣一頭豬就凈虧上千元。那一年,全國許多養豬場都虧損倒閉了。
張斌(政府人員):一旦遇到價格的風險以后,我們小的養殖廠,出欄500頭左右有的自然淘汰。
黃前進(父親):多的很,跟我一起的養殖戶都垮掉了,都沒有繼續搞了,覺得這個養豬沒有什么發展前途。
為了維持豬場,黃文博把家里的房子抵押給了銀行,大年三十那天家家戶戶都在歡喜過年,夫妻倆還在到處借錢給豬買飼料。春節過后,豬場已經欠下200多萬元的外債。
黃文博:自己辛辛苦苦做了這么幾年,賺了錢過年,肯定是挺開心的一件事。結果,恰恰所有東西都沒有如愿。
劉芬(妻子):他狀態是比較低迷的,每天回來也不說什么,但是我們知道肯定還會漲,只是我們誰堅持到最后,誰才是勝利的。
夫妻倆盼著豬價能漲起來,讓豬場有個活路,可豬價就像坐滑梯一樣往下掉,黃文博有些堅持不住了。
黃文博:因為當時那個行情已經沒法控制了,讓你有可能堅持不下去。
黃文博心里打起了退堂鼓,而妻子一句話,讓他心里更不是滋味兒。
 
劉芬(妻子):我說不行,還是要搞,一定要做得對得起你自己,你不要半途而廢,看不起你,他說那行。
風光了那么多年,現在連妻子都看不起自己,黃文博心里從來沒這么憋屈過,可眼前自己辛苦建起來的豬場,已經成了一個虧錢的無底洞。
黃文博:豬廠關不下豬,到處都是豬,而且那個豬要吃飼料,豬越多的時候消耗的越大,每天能吃一兩萬塊錢。
妻子小芬不指望別的,對黃文博唯一的要求就是把200多萬元的外債還上。
劉芬(妻子):就想把債務還清,為什么?因為壓力很大,特別大。要賬的天天都蹲門,沒有辦法。那時候叫天天不應,欲哭無淚的那種感覺。
為了盡快把豬賣了還錢,黃文博的黑豬肉只賣12元一斤,他算了一下,一頭豬差不多賣2000元,賣完這批豬剛好能把200多萬元的外債還上,黃文博卯足了勁賣豬肉,可賣了大半年他才發現一個對他來說致命的問題。
 
豬宰得多了,黃文博才發現,一般白豬的出肉率高達70%以上,而他養的太湖黑豬的出肉率才65%,一頭豬2000元都賣不上。
黃文博:我們當時養殖成本大概就要花到2000塊錢左右,我們自己想著這樣賣下去,豬賣完了肯定什么都沒有了。
賣活豬虧錢,黃文博沒想到賣豬肉還是虧錢,就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從朋友那兒打聽到華中農業大學的陳順友教授正在做梅花星豬的保種研究,而這種豬有一個特點就是出肉率高。
陳順友(專家):梅花星豬雜交的后代商品豬,它的屠宰率可以達到72%,屠宰率越高,酮體可食用的內容,比例的份量更大一些,能夠賺更多的錢。
當時,黃文博賣太湖黑豬換回一百多萬元,可以還掉一部分外債,給家里減輕點兒負擔,可如果拿這筆錢養梅花星豬說不定就能賺到更多的錢,不過黃文博想來想去還是有點兒擔心。
黃文博:總是擔心,因為之前虧那么多錢,如果你這個肉還這么養,如果再來一波行情不好的時候,跟著又要虧。
黃文博找妻子小芬商量,妻子一句話給了黃文博一顆定心丸。
劉芬(妻子):我說,你既然要做一件事情,家里面的什么事情你都不用管,但是外面的事情,你一定要負責到底,一定要把它堅持到最后。
黃文博決定再搏一次,2015年底他把僅有的一百多萬元全部用來買了梅花星豬。
梅花星豬主產于湖北省黃梅縣和陽新縣一帶(字幕),屬于湖北地方品種“陽新豬”的一個類群,純種的梅花星豬全身黑毛,額頭上有一小撮像梅花一樣的白毛,因此稱之為“梅花星豬”。
黃文博養殖的是梅花星豬雜交改良后的品種,精心散養了10個月后,2016年9月黃文博的1000多頭梅花星豬可以出欄了。
黃文博:每天給它們一點構樹葉吃,都當零食吃,這就是我們說的豬吃得特別開心的時候,它就搖著尾巴,你看個個都搖著尾巴。
那么黃文博精心喂養出的梅花星豬肉跟普通豬肉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這是兩塊相同部位的豬肉,從外觀上來看,梅花星豬肉的顏色更加鮮紅,而普通豬肉相對灰白;其次,梅花星豬瘦肉的肌間脂肪更多。
現場:這就是我們說的“梅花肉”,它相當于什么,就相當于牛身上的雪花肉,這是最精華的,你看這個瘦肉里面,就有這種白色的,這都是肌間脂肪,這種豬肉的形成最起碼要(養殖)10個月以上,才會形成這種肌間脂肪。
 
梅花肉就是豬的前夾肉,像這樣一塊肌間脂肪豐富的梅花肉,口感香嫩,最適合做隨州當地宴席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
做炸三鮮用的梅花肉很受歡迎,能賣到30元左右一斤,其余部位也能賣到25元左右一斤,同樣是賣黑豬肉,黃文博一頭豬就能賺2500元以上,比大部分同行一頭豬至少多賺1000元,大伙都弄不明白,他怎么能一頭豬賺這么多錢呢。
李三(員工):一般瘦肉跟肥肉搭配差不多的,就賣得快一點,大家喜歡買。太肥了,像這樣太肥的肉,要的人少一點,肯定利潤就少一點。
在黃文博的加工車間,記者還看到更多這樣的肥肉。
黃文博:這就是我們已經剔過里脊肉,剔過之后就剩下背膘,肥肉肯定就不好賣了,這塊是我們的后腿肉,都比較肥,肥的就直接分割下來了。然后最主要的是解決我們這個肥肉的問題。
這些肥肉經常剩下賣不掉,就讓賣豬肉的少賺很多錢,可黃文博變個法兒就能把賣不掉的肥肉賣出高價,比同行一頭豬多賺1000元。
 
在湖北,到了年底用土豬肉做香腸是再普通不過的事兒了,但是黃文博做的香腸能賣到當地市場上普通香腸價格的2倍,他做的香腸為什么那么貴呢?
黃文博:我們這個香腸好吃的秘密,就是這個肉的比例,我們這是三七分,用百分之七十的瘦肉,添加百分之三十的肥肉。
肥肉可以增加香腸的嚼勁和香味,用三分肥肉搭配七分瘦肉,做出來的香腸最受當地人喜歡。
黃文博:土豬香腸來了。
消費者:我喜歡肥肉多一點的,如果是瘦肉多了的話,光是瘦肉吃在嘴里就有一點像那種渣的感覺,這種就蠻好。
這些肥肉原本10元一斤也幾乎沒人買,后腿肉也只賣24元一斤,但黃文博做成香腸后能賣到58元一斤。把肥肉價值提高了5倍,而黃文博還有一個把肥肉變成錢的辦法,很多人都想不到。豬油能賣20多元一斤,可煉豬油剩下的油渣一般都扔掉了,但黃文博把它們加工成即食食品,一斤又能賣十幾元。
這樣一算,平均一斤豬肉賣到25元以上,一頭梅花星豬至少能賺2500元。2016年黃文博賣出1000多頭梅花星豬,賺了三百多萬元。這一次,夫妻倆終于把壓在頭上的200多萬元的外債還清了。
 
劉芬(妻子):那天回來以后,一下子抱著我,就說都還完了,我說嗯,都還完了,然后抱在一起哭了。
還完錢這一刻,黃文博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了,盡管下著雪,黃文博也可以安心的拉著妻子的手,走在自家的豬場上。
劉芬(妻子):既然是一家人,就要同甘共苦。
還完了債,黃文博心里有底氣了,他有一個更大的想法,要把自己的梅花星豬賣到武漢去。結果他剛到武漢,找了一家大型生鮮經銷商談合作,對方一句話把他問得啞口無言。
黃文博:他就說問我有多少頭,我就說有一千多頭。他說一千多頭,規模太小,不夠我一個月賣。他說我100多個門店一天賣你半頭豬,幾天就把你一千多頭賣完了。
對方提出一年至少保證一萬頭的供應量,這下把黃文博給嚇住了,要養出一萬頭梅花星豬,成本少說得2000萬,可自己一摸口袋,剛換完債,手里只剩100多萬元了,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經銷商擺手離開,可怎么才能養出一萬頭梅花星豬,拿到大訂單呢?
黃文博:這種叫聲一般就是比較健康的豬,特別清脆。
記者:你像抱著孩子一樣。
黃文博:我能感覺到這頭豬的心跳,然后你給它摸一下,給它拍一下,很有安全感的。
 
當時,黃文博兜里雖然沒錢,可自己有豬苗啊,2016年,豬場的母豬一共下了7000多頭豬苗,黃文博想拿出5000頭讓農戶一起養,他又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先免費把豬苗給農戶養,豬苗錢等收豬的時候再扣除。可即使這樣,一開始很多農戶對他的梅花星豬根本不感興趣。
王強(農戶):那個品種我就不懂,擔心怕不好賣,一頭豬的養殖成本就是六、七百元,死掉了,一分就沒有了。
農戶不敢養,就是怕虧錢,黃文博又提出了2個讓農戶無法拒絕的條件。
黃文博:到時間去收豬了,我的保底價格要高出市場價不少,一般的話要高于30%~40%。
黃文博給出了9元的保底收購價,又承諾如果中途豬養死了,免費再提供一頭豬,農戶一聽,都來要豬苗了。
王強(農戶):這樣多一份保險,心里有一個定心丸。
農戶愿意養梅花星豬,黃文博就有底氣了,2016年底,黃文博痛快地接下了幾千頭豬的訂單,把5000頭豬苗都發放給農戶了。可到了2017年9月,黃文博和父親高興地去收豬時,越收心里越發涼。
黃前進(父親):我記得我跑了四趟一個豬都沒收回來,別人出的價比我們出的還高。
發放的5000頭豬苗最后收回來的,竟然不到一千頭,500多萬元的豬苗錢就這樣打了水漂,而更讓黃文博著急的是豬場的豬不夠賣了,他愁得整晚睡不著覺。
任佩鈞(朋友):肯定愁,別人下的訂單他沒有肉送過去,過年的時候是旺季。
黃前進(父親):2017年、2016年下半年,別人都認可這個東西,那時候已經脫銷的狀態,損失肯定大。
當初冒著損失500多萬元的風險,拿出5000頭豬苗讓農戶一起養,目的就是為了能接下大訂單,把梅花星豬肉賣到武漢去,可現在不僅豬沒了,訂單也丟了。黃文博怎么也沒想到,這件事竟壞在了跟豬苗不想干的事兒上。
這幾年隨州周邊的農家樂越做越火,很多農家樂都請游客吃殺豬宴。
消費者:肥的瘦的都好吃,真是吃了第一口還想吃第二口。
都覺得殺豬宴好吃,吃的人越來越多,結果2017年黃文博找農戶收豬的時候,豬早就被賣掉了,黃文博因此損失了500多萬元。
可他也沒想到,吃的人越來越多,把梅花星豬吃出了名氣,
游客:這個豬養得好,感覺在城里完全都看不到的,看看這里的豬我們就吃得非常放心了。
這反倒成了好事,越來越多農戶找上門來買養梅花星的豬苗。不過這次黃文博學聰明了,先收錢再發豬苗。
2018年黃文博又發放了一萬多頭豬苗,光是豬苗就賣了一千多萬元。到年底又收回3000多頭梅花星豬,當年一共出欄6000多頭梅花星豬,銷售額超過3000萬元。
還帶動8000多戶農戶一起養殖梅花星豬增收。
節目播出前,黃文博已經成功跟武漢和廣州的經銷商簽訂合同,如愿把梅花星豬肉賣到了大城市。
 
黃文博:創業到現在也是為了愛人,因為他這么支持我,遇到任何困難的時候總是在后面默默支持。
黃文博也終于在妻子的刺激和支持下實現了自己的創業夢
黃文博:哥的夢想是占山為王,做個豬大王。
來源:央視網
聲明:本文來源于互聯網,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
辽宁11选5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