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號公眾號
手機訪問
信息查詢
養殖商務網> 致富經> 正文
慣著老婆 灌出財富
發布時間:2019-01-16 17:00:380

央視網消息:她在北京經營餐飲酒樓,年入百萬,做著大女人的生意,卻有份小女人的心思。他在村里養豬,快40歲才遇到的浪漫愛情,讓他決心為了心愛的女人全力付出。投入2千萬本想歲月靜好,卻不想掀起驚濤駭浪,他還失去了半節手指。他該如何化解危機,把浪漫進行到底,還順帶實現一斤香腸最高賣到160元的兇猛財富?


他叫譚連福,養豬20多年,別看他已經四十多歲了,人還非常浪漫。妻子放棄北京的事業,說回鄉后想有個莊園。他就花了2千萬給建了一個150畝的度假村。夫妻二人你挑水來我種花,可這浪漫沒多久,譚連福就發現這代價實在是太大了,他不得不逼著自己挖出了一條新財路。
在大竹縣的這個四合院,游客們都為一樣美味而來。
但它的價格實在是有些驚人!
你這個賣多少錢?
這個是160元一斤。
市面上的香腸一般二三十元一斤,這兒的香腸最高160元一斤,最低也要68元一斤。160元一斤的香腸每天限量供應150斤,游客們生怕買不到,很多人對它的滋味念念不忘。
消費者 朱紅娟:吃起來是感覺不同,肉質要嫩一些,我說不出來。反正我也是幾十歲的人了,吃肉也吃不少了。
消費者 劉國希:我在這買了十幾斤,春節。
記者:您買過了?
消費者 王必忠:都買這個的。
把香腸賣到這么貴的人就是他——譚連福。憑借熱賣的香腸,他的一頭豬可以賣到一萬多元,眼下市面上生豬的價格一斤已經跌至五元左右,一頭同等重量的商品豬還賣不到1000元。譚連福能做出這么貴的香腸,一年能實現上千萬的銷售,這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妻子。而這份財富,與他們從四十歲開始的浪漫愛情有關。
譚連福: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記者:說你們倆嗎?
譚連福:對,說我是牛糞,說她是鮮花。
為什么別人會說譚連福是牛糞,楊遠清是鮮花呢?這跟他們兩人特殊的經歷有關。
楊遠清嫁給譚連福的時候快四十歲了,兩人結婚之前,她在北京經營餐飲酒樓,一年收入將近百萬。她放棄自己的事業跟著丈夫回村后,只給丈夫提了一個要求,那是她多年埋藏在內心的一個夢想。
妻子 楊遠清:剛認識我就講,我說我希望在一個農莊里面,帶著一群孩子,一群孩子,一群孩子,在草地上翩翩起舞。
譚連福:我聽了她這句話以后,覺得也是她的一個要求,也是她的一個夢想。然后我為了要實現它,我就圍繞著我這個養豬怎么來做。
雖說已是人到中年,但譚連福決定陪著妻子浪漫一把。妻子的想法是建一個莊園。譚連福能實現妻子的這個浪漫想法嗎?能!因為早在2003年,他就是當地的一個創業明星。
說起這張照片,譚連福有些得意。照片拍攝于2003年3月,他種豬場開業的第一天。
譚連福:整個道路都是不允許車子過的,當時還封路的。那一下很出名的,當時我搞種豬場,黨委書記都很驚訝的。
朋友 唐紹政:縣政府十七八個車到那里,全縣到我們那個地方來參觀他的養豬場。 我們那個時候感覺很震撼的,在那個年代。


上萬元一張的產床,200多棟現代化的豬舍,從國外引進的商品豬,這對當時一戶還只養幾頭土豬的大竹縣,譚連福的每一個舉動都很前衛。經營著達州市最大的種豬場,譚連福積累了百萬身家。
2009年,譚連福認識了現在的妻子楊遠清,妻子讓他一下子過上了另外一種生活。
2010年3月,譚連福在大竹縣承包了160畝地建起度假村,夫妻兩人過著你澆水來我種花的日子。在他的設想中,度假村既滿足妻子的詩意生活又能賺錢。但沒多久,譚連福就發現,這種生活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譚連福:按照那個五星的那種標準去做,結果實際做起來不是那么簡單。你比方說這個員工的建設,班子的建設,累計投資有將近1000多,2000萬的樣子。這是實實在在投的。
四川農家樂競爭很激烈,大竹縣就至少有20多家,譚連福的度假村沒啥特色,來的人很少。
為了建度假村,自己已經搭進去全部積蓄,妻子放棄了事業還賣了北京的房子。再這樣下去吃飯都要成問題了。譚連福決定從自己最擅長的下手,為度假村找個賣點。
兩塊豬肉,哪一塊吃起來更香呢?
中國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 陳清明教授:最重要的肉香不香,關鍵在肌內脂肪。肌內脂肪國外的豬百分之二,我們的地方豬種是三到四,有的五,不一樣。而我們的萊蕪黑豬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到十。
譚連福:肌內脂肪是瘦肉之間的脂肪,其實相差一個字,有很多養豬的就不懂,以為是肌肉脂肪。
萊蕪黑豬肌內脂肪高達百分之九到十,肉吃起來很香。大竹縣年產30萬頭豬,當地人愛吃豬肉也很會吃豬肉,譚連福決定用萊蕪黑豬打動嘴刁的食客們。但他沒想到,自己選肉很專業,卻沒有考慮到當地人的消費習慣。
譚連福:它的皮比較厚,皮比較厚在我們當地又有個消費習慣,覺得你這個皮厚的是母豬。就是產仔的,產了仔以后豬屠宰了賣給人家的。
黑豬皮厚,這問題可咋解決呢?譚連福用了一個特別簡單,很多人卻不一定想到的辦法。
八字眉,兩頭黑中間白,這是巴馬香豬,這種豬有個特點就是皮薄。
譚連福的辦法就是,讓萊蕪黑豬和巴馬香豬雜交,取長補短。為此,他還專門設計了這個泥坑,作為他們的戀愛場所。
記者:豬就喜歡在泥巴里玩。


譚連福:對,豬喜歡戲水。喜歡戲水。慢一點,來,我幫你提一下,來。沒事兒。
在泥坑里,人走起來寸步難行,不過對這些豬來說那都不是事兒。
吃吃草,拱拱土,斗斗嘴,談個戀愛,滾滾泥,這里的豬日子過的相當爽啊!
這個泥坑對豬還有一個意外的好處。
譚連福:人下去很困難,腳踩下去就提不起來,
記者:讓他們鍛煉身體。
譚連福:它四肢要靠鍛煉才有強勁的身體,才能得到好肌肉。
雜交后的豬肉,既有香豬皮薄的特點,也保持了黑豬的高肌內脂肪,一斤鮮肉賣到了68元一斤。養豬保證了度假村的正常經營,規模一大,卻讓譚連福和妻子忙的再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浪漫了。譚連福決定增加豬肉的附加值,而他首先就得用到這樣東西——腸衣!


腸衣是用來做香腸的。那么,一根豬小腸到底能灌多少豬肉呢?
不如我們先來量一下,它到底有多長。
來,撐好。看一下,
每個豬的小腸都是一樣的長度嗎?
有長一點的,有短一點的。
這和豬的大小有關系嗎?
有關系,和品種也有關系。你看這里是14米,14米55,14米60。最長的有19米的。
成年豬的一根豬小腸,大多在14到19米之間,而且它還有一個很奇特的地方。
譚連福:一根豬小腸可以把一頭豬身上的豬肉全部灌到腸里面去。
記者:就是豬自己的小腸能把自己的肉給灌進去。
譚連福:對,
記者:這還挺奇特的,
但真正讓香腸能賣到160元一斤,靈感卻來自大山深處。
現在幾乎每個月,譚連福都要去山里買這樣東西。
別處有,很少,沒有成片的。到了。
開車一個多小時我們進了山。譚連福要找的東西就在這樹上。
漫山遍野的都是柏樹,為了讓柏樹長得更高,村民每年都要修剪枝丫。這些剪下來的柏樹枝條,春節期間一個月,就給村民張楊文帶來了一萬元的收入。
四川省大竹縣木魚村 村民 張楊文:你說一元錢一斤他也要,
譚連福:有需要就是這樣的。
記者:就這樹枝?
譚連福:對。他說他春節的時候捆柏樹枝,把手臂都捆痛了。
記者:那么好賣啊?
譚連福:是啊。
張楊文告訴我們,春節前一個月是銷售的旺季,一車柏樹枝條拉到市場上不到十分鐘就被搶完了。現在不是旺季,一斤也能賣6角錢。不過,只有這種垂下來帶果子的才值錢。
譚連福:有的葉子是往上的,有的是直直的,那種柏樹枝就不行,
記者:這有什么區別?
譚連福:有區別,品種不一樣。
村民 張楊文:聞著就很香的。
記者:帶果子的是最好的嗎
譚連福:是,帶果子的。
記者:是真的有味道。
村民 張楊文:那還能有假,是真的。
譚連福現在每年光買柏樹枝條,就要花上萬元。那么他買這些枝條到底用來干什么的呢?


在四川周邊地區,有吃熏臘制品的飲食習慣,山里人逢年過節做了香腸也會熏一下,而熏制用的枝條,非柏樹不可。
朋友 吳遠奎:一般的樹葉不行,
記者:熏出來會有特別的香氣嗎?
朋友 吳元奎:那種香味和用其他樹葉熏的是不同。
消費者:我就是喜歡吃那個,柏樹枝條熏過的那個味道,吃到心里,那種感覺才舒服。
這就是本地人最愛的那一口,柏樹枝熏香腸。譚連福了解到,僅達州市熏香腸每年就有上千萬元的市場,而放眼全國,柏樹枝熏腸也絕對是個特色。他把消耗不掉的豬肉全部做成了熏香腸,可妻子嘗都不愿嘗一口。
譚連福:每次做,我興高采烈地說,這次香腸成功了,這次香腸成功了,首先煮給她吃,不吃,不吃你那個。
妻子 楊遠清:我說那個香腸做的那么辣,市場上有人吃嗎?結果就是他不在意,他就從他的口味出發,他先說他自己愛吃不愛吃,
妻子有十幾年做餐飲的經驗,對菜品的把握譚連福毫不懷疑。他從全國各地買來同類產品,研究它們的配方。一年下來試了十幾批,做壞的香腸成本就高達100多萬元。本想把日子過成詩,現在卻天天跟香腸較勁,楊遠清有點沉不住氣了。
妻子 楊遠清:員工也都這么說,你干脆再不成功就別做了,就是啊,人家都看你當老板真是的,你當老板做的老是不特別暢銷的話,做它干嘛,還不如不做。
譚連福:我這么多年一直是,我做不了第一,我今天做到第一,明天做不了第一,我只能做唯一,跟別人不同的。


譚連福明白,浪漫的田園生活,是需要強有力的經濟做基礎的,做出獨一無二的香腸就是財富的切入口。但是,口味始終不如人意,更讓他頭疼的是,自己熏出來的香腸和在農戶家里看到的差距也很大。
譚連福:這個地方你用手摸一摸,這個地方是硬的,但是這外面是軟的,
記者:軟的
譚連福:軟的。
記者:其實應該是
譚連福:應該是同步的,同步的,整個上上下下是同步的。
要想香腸有口感,必須硬度均勻,顏色紅亮。而要做到這點,關鍵就在熏制的火候。那時候誰說有技術,譚連福就花高價請他來做,為此沒少吃虧,他甚至還跑到好幾個同類企業打工學習。而最終讓他解決問題的竅門,就在這個屋子里。
譚連福:這個很容易,一下子拍兩張照片,回去以后打電話來,前幾天那個打電話來,他說我明明用尺子量了你這個的。
記者:尺寸都量了?
譚連福:對,回去怎么還是做壞了呢。
這個黑不溜秋的小屋子,是他花了兩年才設計出來的,房間的高度、寬度、管道的大小和擺放位置都有講究。而在烘房待上半個月后,香腸又會進入這個晾干房。這上下三層的架子,每天的操作程序也很復雜。
譚連福:第一天第一個步驟就要在中間這層完成,那么第二天就要到上面這一層,有的還不均勻的時候又排到下面這一層,排在下面這一層的時候,中間生火,放在兩側。
通過把環節拆分細化,譚連福解決了香腸的顏色和硬度。而一直困擾他的口味問題,也被他誤打誤撞給解決了。
生地,是一味中藥材,當地人都喜歡做成一道涼菜來吃。2014年3月,譚連福試著在調料里多加了一點生地磨成的粉,沒想到這批香腸,讓妻子異常的興奮。
譚連福:我說今天怎么這么高興,是不是接到什么單了,這么高興?她說老公老公,你今天做的香腸太好吃了,就從那個時候一個機遇,真的是,
記者:就定下來了?
譚連福:就定下來了,就那個口味,她說就這個口味不變了。


新配方的香腸,一經推出果然得到了食客們的喜愛,甚至不少工廠慕名而來請他做代加工。持續四年的投入,終于看見了曙光,按照這樣的賺錢速度,譚連福和妻子的日子很快就能過的輕松些了。可他卻發現,這香腸的產量成了他浪漫生活的絆腳石。
肉在腸衣里面要塞的很緊實,否則吃起來沒有口感,切片也不好看。但這力度很難掌握。
員工 盧華清:在這里就爛掉了。
記者:看,就這樣。
員工 盧華清:這里沒往下,這個肉沒往下移,在這里堵住了就會爛掉。
記者:這就廢掉了
員工 盧華清:這節就廢掉了。


熟練的技術工人,一天最多只能灌40斤香腸。為了多接訂單多賺錢,譚連福花了十幾萬元買了一整套設備,這大大提高了做香腸的速度。可他沒想到,一場血光之災卻接踵而來。到現在,譚連福干活右手必須戴著手套。因為他的右手中指短了半節,一碰到冷水都會疼。
譚連福:拳頭握不緊了。這個手還疼。你看這個可以抓住,這只手就抓不過來。
讓譚連福失去了半節手指的就是這臺機器。設備來的第一天,他就接到20多萬元的緊急訂單,設備使用不熟練,譚連福一心急手就伸到了機器里,結果被切掉了半節手指。為了按時交貨,他手指纏著膠帶,戴著手套繼續干活兒。可這批讓他流血的香腸,卻被對方退貨了。
譚連福:最后我們找不到原因,一批也賠進去,二批也賠進去,甚至你三批也賠進去,很多人來找我們賠。
本指著香腸往回收錢,現在不僅沒賺,反而還搭進去了40萬元的賠償款。度假村整體投入近2千萬元,這40萬元譚連福只能四處去借。在所有人面前,他一直都笑呵呵的。直到一次趕豬他摔在地上,手指傷口全部裂開,他終于忍不住,當著所有人大哭了一場。
譚連福:整個全場的員工在場,我是痛哭了。當時他們就把我扶到床上,自己就忍不住了。忍不住那種疼痛了,已經無力了,然后想著人太沒意思了。
本想過平靜的日子,卻不成想更加驚濤駭浪。但放棄的念頭,只是一瞬間譚連福就打消了,
他要找到顧客退貨的原因。把手工和機械灌腸每個環節挨著對比,他終于發現機械生產有個致命弱點。
譚連福:攪拌機器在轉動的時候,機器會發熱升溫,升溫會對肉的品質有影響,最后灌到腸里面,雖說灌進去了,出來的產品卻酸了。
既然如此,譚連福干脆主打手工香腸。他做出川味、廣味兩種口味,并設計了全新的禮盒包裝。市面上的香腸二三十元一斤,他的定價160元一斤,還一年就賣了600多萬。


從2016年起,譚連福參加了全國大小農展會上百場,最遠到了俄羅斯、新加坡。和他一起參展的大竹縣企業很多,可譚連福拿到的訂單總是要多一些。他說,推銷產品的時候,選擇從什么樣的顧客下手很重要。
譚連福:不管你們是不是一家人,或者同事,我首先會給女士,優先給她品嘗。
朋友 唐長文:弄一片兒給女士嘗,女士一嘗,有些女士本來就好吃一些,她就回去叫她老公來買。
譚連福認為女性更抗拒不了美食的誘惑,通過這種辦法,他成功地把客人吸引到自己的展臺,成交率高達百分之七十。2017年,他又在度假村率先推出刨豬湯主題飲食,高峰期同時有1000多人就餐,年銷售額達到了1千萬元。


現在,夫妻倆終于有時間可以休閑一下了,而他們的浪漫生活又有了新目標。譚連福在度假村附近承包了300畝地,按照妻子的設想,這里將被打造成去四季都有鮮花的農業園。
近幾年,“逃離北上廣”是一個熱門話題。一線城市的高房價、戶籍門檻、子女教育等等問題,讓很多人選擇離開。在城市打拼,還是回到鄉村感受田園牧歌,其實不管如何選擇,無論在哪里,只要能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那就是歲月靜好。
來源:央視網
聲明:本文來源于互聯網,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
辽宁11选5遗漏查询